| 加入桌面
 
 
当前位置: 盐城企业网 » 资讯 » 市场行情 » 李扬:稳经济与去杠杆是刀刃上的平衡

李扬:稳经济与去杠杆是刀刃上的平衡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4-23  来源:盐城企业网  浏览次数:6

  李扬:去杠杆和稳经济是矛盾的,从货币金融这个角度来说要增加贷款,增加货币供应;从政府财政的角度来说是增加赤字,这都是加杠杆的措施。

  本期高端访谈《首席对策》专访的是李扬,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,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——李扬。

  李扬教授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主任。中国金融学会副会长。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副会长。中国城市金融学会副会长。中国海洋研究会副理事长。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,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委员。他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,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。

  楼继伟理事长在上周的讲话,称中国当前最大的威胁是过度杠杆化,不仅企业部门债务杠杆率依旧高企,居民部门的债务杠杆率也达到50%,而38%的政府部门杠杆率数据其实值得商榷。近期金融监管不断升级,其中银监密集发文旨在大力治理金融乱象,推动金融去杠杆,在此背景下市场风险偏好回落,转债作为受到股债双重冲击的品种也出现调整。对于一系列备受备受关注的热点问题,《首席对策》专访了在债务问题上研究深入切实的李扬教授。

  众所周知,货币具有双重属性,一面是资产,一面是负债。所以去年25万亿信贷增长的背后,同样对应的是25万亿的债务,这里面光居民部门就举借了6万亿的商业房贷,而政府相关部门举债超过10万亿,剩下的主要是企业部门的债务。李扬在《首席对策》中表示:2015年底中国全社会杠杆率达249%,目前上升到266%,一季度国有企业的杠杆率仍在攀升,中国的债务问题是严重的,一句。第二句,还将继续严重。第三句,严重的债务问题不会引致金融风险。降低负债率,那么核心的任务是加快企业改革,尤其是国企改革,中国债务,杠杆的另外一个部分是地方政府,地方政府也有改革问题,所以解决中国的问题是加快改革的问题。

  值得注意是的是,今年宏观经济政策的重点是稳中求进,既要稳又要进,李扬教授指出:“关键在于去杠杆和稳经济是矛盾的,因为你要想让经济保持速度,甚至还想再提高一点速度,你就得加杠杆,所谓加杠杆,从货币金融这个角度来说要增加贷款,增加货币供应;从政府财政的角度来说是增加赤字,这都是加杠杆的措施。”现在我们的情况是“杠杆率在提高,银行的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当然也在增加,我们确实需要保持警惕!”

  近年来,中国用来引导未来全球化走向的利器便是“一带一路”发展战略。那么在“一带一路”发展过程当中,企业应该注意什么,或者说有什么陷阱应该防范?

  李扬在《首席对策》专访中指出:“企业必须遵循国际投资的规矩,它和国内不一样,在国内企业可以通过政府认同,做很多事情,但是一带一路沿线大部分国家政府说了不算,另外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很多是政治不稳定、信用状况不好,也就是说国家风险还是比较大的,要有管理国家风险的能力。再有,比如说在国内是用人民币,国际上要用外币、美元,有的美元还不够,还有其它币种掺杂其间,于是汇率的风险就比国内要大,也必须能够管理好这种风险。”

  以下为专访实录:

  一财李策:您曾多次提到,目前中国总体债务水平不高,处于中下水平,杠杆问题不会导致债务危机。然而IMF、BIS等国际机构近年来多次对中国债务问题提出预警。您如何评价这些机构的观点?

  首席李扬:我们对债务问题的观点准确说一下,中国的债务问题是严重的,一句。第二句,还将继续严重。第三句,严重的债务问题不会引致金融风险。我们是这样说的。

  一财李策:主要是结构问题?

  首席李扬:我们说它不至于成为金融风险,不至于引致金融危机,而不是说问题不严重,你刚刚说的几个国际组织,其实现在这些国际组织使用的数据,有些就是我们的数据,所以你不要用国际组织的数据来对数据,你要了解这个情况的话,就能知道这样一个背景。所以对这个情况判断是一样的,我们只是说这么严重的债务问题不至于引起金融危机,而不是说债务问题不严重。

  一财李策:一季度数据显示,国有企业杠杆仍在增加。您提到过中国债务结构存在较大问题,对于庞大的国有企业债务,未来的去化路径是什么?

  首席李扬:是这样,确实是,我们的结构上是存在问题的,总的杠杆率、债务率、负债等等都不是特别突出,是中上水平,不是中下,其中有两个部分是问题比较多的,一个就是企业,你刚刚说的,一个就是地方政府。企业的问题,我们的分析显示,中国企业从所有制上说可以分两个部分,一个部分就是国企,还有一个部分就是民企,这个是分化的。国企的杠杆率还在提高,而民企的杠杆率已经在下降,可以说民企去杠杆基本上是完成了,而国企的杠杆率还在提高,这显然与这两种企业自身的特点,它的经营目标不同有关。我们知道国企在中国是比较特殊的,它承担着很多的功能,它并不只是说是一个企业,它还有社会保障,承接着政府维稳诸如此类的社会功能,所以对于中国国企的杠杆率不断上升,这个现象也应当有一个全面的解释。但是解释归解释,我们知道原因,这个结果并不是说我们就接受,我们觉得企业必须去杠杆,国企也必须去杠杆,如果看一下历史,在上个世纪末,本世纪初,我们也集中处理过一次,为什么现在又来了呢?就表明那次是处理了不良债务,降杠杆,降了负债率,但是没有把出现不良债务,出现高负债和高杠杆的机制和体制去除,也就是说改革还不到位。这一次如果说我们要去杠杆,降低负债率,那么核心的任务是加快企业改革,尤其是国企改革,这是一个问题。当然,我们刚刚提到了,中国债务,杠杆的另外一个部分是地方政府,地方政府也有改革问题,所以解决中国的问题是加快改革的问题。

  一财李策:近日银监会连续下发《关于提升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指导意见》、《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也就是推进金融去杠杆的决心和力度,我们看到是空前的,您认为应该如何理解金融去杠杆与实体经济去杠杆之间的关系?

  首席李扬:从去年年末开始,债务的提高,经济风险的增加,已经变成了危及经济增长的因素了,所以去杠杆现在看来比以前强调。最近这几个月来,人民银行、三会(证监、银监、保监),他们采取的一系列措施,特别是最近连续追加的七个措施都还是在去杠杆,这个问题已经开始危及到经济增长了。但是这确实是一个,我们的话说是一个刀刃上的平衡,非常困难,但是总的就在这种困难中往前推进。

  一财李策:去年开始要去杠杆,后来又说是要稳杠杆,我们今年的宏观经济政策是要稳中求进,既要稳又要进,抑制房地产泡沫,防范金融风险,您前面也提到了稳经济和去杠杆是相互矛盾的,那么在现在的宏观大势之下,我们应该如何权衡?哪一方面更加重点?

  首席李扬:因为去杠杆的方式之一,而且是最根本的方式,因为它是一个分子分母嘛,分母是经济增长,分子是债务,所以经济增长本身就是一个去杠杆最可靠的方式,它只有说财富做大了,那点债务才无所谓,而且这种无所谓才是真的,是实实在在的,所以这个矛盾是很深刻的矛盾。增长又要干杠杆,提高信贷,所以就是在中间摆平。

  一财李策:2015年您的团队测算杠杆率水平是249%,那么到现在,这个数据有没有变化?

  首席李扬:提高了一点,266%,数字你得看,那个是加了金融部门,如果把金融部门扣除就没那么多。大家可以知道总趋势,从我们第一次公布国家的资产负债表,公布我们的杠杆率,到现在是增加了二十几个点,百分之二十几,这个是挺正常的,这段时间里因为经济增长速度在下滑,为了稳经济,我们就需要增加货币供应,增加信贷的供应,增加了政府的债务,一增一减当然它就上来了。我特别想强调的还在一个安全范围内,还不至于成危机,大家知道美国的这次危机,它的触发点是居民部门的杠杆率太高,而且这么高的杠杆率下,不良率太高,这是两个问题,因为杠杆率本身高低没有特别明确的标准,但是是不是可持续,是不是中间坏账部分多,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标准,美国是两高,杠杆率也高,中间的不良率也高。现在我们的这个情况,杠杆率是在提高,不良率当然也在增加,我们确实需要保持警惕。

  一财李策:从前年下半年开始,银行的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是双升的态势,现在坏账水平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?

  首席李扬:又在提高,要从公布的坏账率不到2%,那是前三种的情况,大家有很多的争议,争议在哪儿呢?就是对关注类的评价,关注类大概占4%,有人说关注类等于坏账,4+2就是6%了,有人说关注关注,它以后就慢慢变好了,就不成问题,还是2%,就是一点几,这怎么看?如果经济增长速度继续下滑,企业效率下降,关注类变为不良资产的比重会逐渐提高。

  一财李策:我们去年强调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力度,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,今年货币政策是稳健中性,也就是说不紧不松,对于去杠杆的货币政策搭配,存在不同的看法。一种认为是货币宽松减轻利息负担,同时做大分母去杠杆,一种认为货币紧缩堵住债务增量源头以去杠杆。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?

  首席李扬:我们的货币政策表述很容易让人迷惑,但是你要从历史上看,我们叫做“稳健的货币政策”已经好多年了,中间改过一次,但是后来又改回来,改成“稳健”,年年都是这个东西,就说明它的信息量不大了,稳健就是一个说法,你可以稳健的紧,也可以稳健的松,也可以稳健的中性,这次的说法,去年年末的说法,稳健中性,中性从字面上说是不松不紧,其实它是实际的含义,因为鉴于在此之前,其实是比较松的货币政策,可以理解为偏紧。你从这几个月政策的趋势可以看的出来,是偏紧的,也就是说把去杠杆和解决银行不良资产,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,这是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的具体表现。

  一财李策:接下来就是2017年下半年,您认为货币政策,或者我们对于去杠杆的力度会不会有改变?

  首席李扬:这个难说,我一开始就说了,它在一个非常困难的平衡中前行,你肯定又要保持一定的速度,又要稳步的去杠杆,而且保持速度本身也是去杠杆的措施,所以就要摆了,那就看经济增长速度的变化情况。尤其是今年十九大在召开之前,召开之后,保持稳定可能是更为重要,我觉得去杠杆有可能会更重要一点。

  一财李策:国企改革已经提了很多年了,我们都知道债转股也是大家都很关注的一个问题,您认为债转股是否能有效去杠杆?如何体现债转股的市场化方向?

  首席李扬:是这样,去杠杆,我们曾经列过,如果我们把它都穷尽,就是有多少种去杠杆的办法,比如说通货膨胀就是一种去杠杆的办法,还债是一种去杠杆的办法,你卖资产还债。再比如说我们提高经济增长速度也是办法,减计,把坏账给它划了,不要了,也算是一种,还有由中央银行来持有这些不良资产,来解决,由政府来解决,再有就是债转股,好多种方法,还有现有的金融资产的价值重估,六七种方法。其实现在都不是特别好用,关键在于去杠杆和稳经济是矛盾的,因为你要想让经济保持速度,甚至还想再提高一点速度,你就得加杠杆,所谓加杠杆,从货币金融这个角度来说要增加贷款,增加货币供应;从政府财政的角度来说是增加赤字,这都是加杠杆的措施。所以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加杠杆…经济稳定和去杠杆有矛盾,而且很多情况下,可能去杠杆这个目标会被牺牲,因为有时候稳定增长可能更重要,所以去杠杆并不特别的容易。在这些措施中,债转股其实是一个技术性的处理办法,而且债转股只是对企业有用,像居民、政府不可能用债转股的方式来去杠杆,所以它特定指的是企业去杠杆的方法之一,它当然是一种办法,但是还是那个话,债转股,你不要从金融的工具的变化上来看它,债变成股,我给你借的贷款,变成了我成为你的股东,这实际上是一个体制变化,因此这个体制变化必须是真正的体制变化,不要说名股实债,现在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,这个就不是一个市场化的办法。所谓市场化的办法,你转的时候,所谓这个企业还能救,还是一个企业,今后还能够为社会创造财富的企业。

  一财李策:银行有能力甄别哪些企业还能救么?

  首席李扬:这个需要在市场上去进行一些甄别,它必须是能救的,这个债必须要有市场化的评估,你不能说帐面债是多少,你全部转股就转成等值,那也不应该,因为你已经在危机、在困难的时候转股,你必须打折,这也是市场化。另外一个,也要购买者,也就是愿意转股者要有竞争,其实你刚刚说的是市场化,其实市场化与它密切对应的是法制化,必须件件合法,投资者的权益要得到非常好的保障,否则的话它就变成一个赖账机制。我们看到这一轮债转股大概是两年前启动,一开始一下就变成了一个“免费的午餐”一样,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好了,所以有关部门也迅速叫停了那种债转股,用了很多的时间,搞了很详尽的方案,现在债转股推进的还是比较慢的。

  一财李策:也就是说虽然呼吁债转股很久了,但是进程一直不顺利?

  首席李扬:不是不顺利,是缓慢,这个还是我们进步了的表现,以前债转股就是名股实债,在这过程中,比如说像以前的资产管理公司都是完全票面,账面价值转过来,都不值那么多钱,但是要转那么多钱,那就不是市场化的,现在应当说是严格按照市场化和法制化的路径在走,所以它看起来就没有那么快。

  一财李策:近年来,中国用来引导未来全球化走向的利器便是“一带一路”发展战略。您认为“一带一路”发展过程当中,企业应该注意什么,或者说有什么陷阱?

  首席李扬:“一带一路”是国际战略,虽然习主席说“一带一路”是管总的,管国际也管国内,但是究竟是国际为基础的,或者国际为主的一个战略,那么企业要走出去,要在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中发挥自己的作用,就必须遵循国际投资的规矩,它和国内不一样,很简单,国内你把政府搞定了,企业就可以做很多的事,到国际上可不是这样,大部分国家政府说了不算,所以你要知道这些情况。另外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很多是政治不稳定、信用状况不好,也就是说国家风险还是比较大的,你要有管理国家风险的能力。再有,比如说在国内是用人民币,国际上要用外币、美元,有的美元还不够,还有其它币种掺杂其间,于是汇率的风险就比国内要大,你也必须能够管理好这种风险。

分享与收藏: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: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热点文章